1200字作文《江南》

常有人如此形容,曰:“秀色江南。”然而这“秀色”该是种怎样的色彩啊?莫非是那一座座苍老了容颜却依旧屹立的水乡石桥的朴素的灰绿?还是那菁菁流淌了千年,荡开微波,轻风逐流的江南水乡血脉的澄澈透明?或是那盛开在烟雨朦朦中颇具风情的油纸伞的古色古香的美?……江南,在所有时代的卷轴里都是那么的诗情画意,那么丰饶美丽。

江南是水的江南。江南的水,没有北国山川大都那气吞万里的磅礴之势,也不比那些已被视作生命之源的西北辽原之魂,它只是送出涓涓细流,涤荡这座座城市间的浮躁,平抚这片在当代经济高速列车风驰而过之后,烙下的块儿块儿焦灼。

当然,水乡古韵并不仅仅来自于那悠悠的运河水,也来自那横卧于水网之上的千百座古桥。江南又是一处古桥文化的传承地。每一座古桥都是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都有几个不平凡的故事;每一块石板都有几痕无法抹去的印记,都是一串串辛酸与泪水、欢笑与喜悦的见证。走过石桥,便是走过了从亘远传来的江南的岁月。

江南有江南的四季。或许人们不吝以“四季如画”来与江南相媲,然而,在我对江南略略品来,便知江南的美感却决然不是那寥寥数笔所能够描绘的。因为再好的画师也诠释不了江南美的全部,再唯美的意境也依然不过是粉饰过后短暂的美。而江南的美该是不加修饰的,是最能体现大自然的本色创造的。就像,春天,一个万物复苏的季节,在江南更加凸显出来。漫步江南的田间,几声蛙鸣,几回雁吟,抽新的芽泛起的星星点点的绿,就能让你那孤独了一冬的感官享受一次听觉与视觉的双重“盛宴”。江南是温和的,因此相比之下,夏与冬则更似两位远道而来的访客。当热情火辣的夏与素裹银装的冬盛情来访江南的时候,水乡之子们无不会划着乌篷笑靥相迎。因为江南之人,本身便有着如水一般包容万物的胸怀。

然而,最喜江南的秋了。最喜看到那些忙碌一季终换来满心沉甸甸的丰收的喜悦,惬意地信步江南岸的人了。他们满面笑容就像道边灿烂的野菊花,小小的,却又深深地装点着江南的美秋。如此走在江南的秋风里,感受秋意最浓的时候当数傍晚时分落雨了。当满世界下起秋雨,淅淅沥沥,抑或洋洋洒洒,像少女的红皮鞋在雨中忘情地奔跑,啪嗒,啪嗒,啪嗒……直到雨声渐齐,有时巨大的水幕便会铺天盖地地袭来,倒入江南这座已深入人们生活的浑然天成的水库。屋外的人打着伞,待到缓过了神来,便也不再急赶,反倒是有想要好好品一品这有着醇厚秋味儿的江南的秋的意趣了。而屋内的人看得迷糊,乍一开窗,便似母亲掀去了风夜里温暖的被子,不禁冷颤起来,而存储一夏的热气倦意也俱已“随风潜入夜”了。江南的秋,江南的雨和人,组合得确似更胜似一幅灵动的中国水墨画。

其实,江南正是如此秀色可餐。

推荐高三作文:香山红叶

听老一辈的人说,公元前,香山只是一座荒山。没有太多的生机,也没有太多的景色。当时,山顶住着一位富人,他请了一个年轻人帮忙看管牲畜。

一天,那人在喂猪时,发现石槽里的食物怎么也吃不完。于是他把钱币放进去,竟发现钱币越积越多,怎么也拿不完——一到结帐那天,那人便向富人要求以石槽来抵换月薪。富人自然二话没说给了他。那人无法一人把石槽抱下山,便把它埋进土里,插上一根树枝作记号。可当再次找来时,早已找不到石槽的位置了,因为他发现满山都是树木……

虽然只是传说,但也为香山增添了不少人文气息。至于香山红叶,却比这传说带给香山的魅力与深邃更多。

香山其实并不香,因谁而得名,恐怕就是感悟问题了。<

推荐散文作文:香山红叶

听老一辈的人说,公元前,香山只是一座荒山。没有太多的生机,也没有太多的景色。当时,山顶住着一位富人,他请了一个年轻人帮忙看管牲畜。

一天,那人在喂猪时,发现石槽里的食物怎么也吃不完。于是他把钱币放进去,竟发现钱币越积越多,怎么也拿不完——一到结帐那天,那人便向富人要求以石槽来抵换月薪。富人自然二话没说给了他。那人无法一人把石槽抱下山,便把它埋进土里,插上一根树枝作记号。可当再次找来时,早已找不到石槽的位置了,因为他发现满山都是树木……

虽然只是传说,但也为香山增添了不少人文气息。至于香山红叶,却比这传说带给香山的魅力与深邃更多。

香山其实并不香,因谁而得名,恐怕就是感悟问题了。<

推荐1200字作文:寂寞古园——游苏州“拙政园”记

了花花绿绿的身影。人们争着寻找一块块位置合适的石头,摆好平生最灿烂的表情,在闪光的瞬间与荷同乐。这荷塘简直成了天然照相馆。

岁月把那静静赏荷的昔人淡褪,现实的洪流带来了好多匆匆的摄影师。芙蓉仙子寂寞了,她只是相片的背景,又何时能等来一个只为赏荷而赏荷的相知?而那些屈身瓦缸的同胞们也只能把满腔的悲哀与委屈倾诉给温热的夏风。人们把荷花的丽姿塞满相机而去,却不让高洁清新的荷风吹过干涸的心田。

擎雨盖下一群肥金鱼正肆无忌惮地吞食游人撒下的美味,欢乐的浪潮涌过,我却分明看见芙蓉仙子绯红的双颊上漾起一丝苦涩的微笑。

沿着曲折的石桥向池心水阁漫步而去,那飞檐朱漆,画栋雕梁,即使被粉刷多次也掩不住百年的沧桑。它像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泰然注视着鱼贯而入的俗客。也许这里曾停泊着沉静清澈的心灵,也许这里曾积淀着淡泊悠然的生活原味,可水阁仅在扮演一个歇脚点的角色。我看见它幽深的倒影皱着眉头,似在哀叹那不被人理解的寂寞。

转过水阁,几只鸳鸯正乖乖地傍岸而游,不远处是森严的水中竹栅栏。飘零的荷瓣与废弃的包装纸同在波中流,一如古典与现代难解的尴尬。

下了曲桥,拐上一条青葱的石道。我不禁遐想“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情状,还有“小园香径独徘徊”的境界。心若能找到这样一个所在,徘徊也是种安定。试图在石阶上捉摸古人的屐痕,却惊讶地发现这些石块早被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